离北京最近的大唐遗构——正定开元寺记

仿唐塔、半截唐构、大殿遗址——北半部的迷幻唐风

和爱好传统服饰的好友闲聊的时候,总会谈及唐代的文化和文物,爱慕于唐风的雄壮与开放。唐代文化的代表性遗存就长短常具备中国特色的古代建筑了,保留至今唐代的传统大木构建筑也是目前所能看到的最早的大木构建筑。就目前的发现和研究成果来说,中国一共有“三座半”唐代大木构建筑,此中:建于建中三年(公元782年)南禅寺大殿、建于大和六年(公元832年)的广仁王庙和建于大中十一年(公元857年)的佛光寺东大殿都位于山西,而间隔首都最近的则是那“半座”,即揣测建于天祐四年(公元907年)的开元寺钟楼一层,位于石家庄市正定县的燕赵南大街西侧,间隔首都天安门直线间隔只要252公里,在首都西站坐高铁1小时12分钟到石家庄后,再换乘1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即到。

开元寺的空中间隔如今空中有好几米的的落差,近寺参不雅首先要下台阶,这也算是考古学的常识——年代越长远的地层间隔今天的空中也就越远。正定开元寺始建于东魏兴和二年(公元540年),原名“净不雅寺”。隋开皇十一年(公元591年)改名“解慧寺”,唐天授元年(公元690年)改“大云寺”,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定名为开元寺。寺中最有目共睹的,当属高耸的须弥塔。须弥塔看似很像西安的大雁塔和小雁塔,但是每一层的层高不竭收小,又和以上二塔差别,说明可能并不是唐代原貌。后在2005年维修时,在塔刹发现了铸有铭文的宝珠,根据铭文来看,须弥塔本为唐代贞不雅年间始建,到清代顺治末年倒塌,康熙初年重建。但是从保留下来的外形看,并未根据清代佛塔的款式建造,而是整体维持了唐代的特征,但又略有差别,我猜可能是重建之时有见过原塔的人将外形描述给了建塔的工匠,但是细节又没法说清楚,就构成了如今这种“折衷主义”的相貌。

和须弥塔东西相对的就是“半座唐构”的钟楼了。楼分两层,根据记载,一层的构造为唐代的原构,二层则重建为清代建筑的试样。大致唐代建筑使用的木料皆粗大,斗拱的体积也很大,给人以宏伟壮不雅的感觉,而清代建筑在材料上则要纤细很多,斗拱也花俏富于粉饰美。不意上个世纪80年代维修的时候完全根据下层唐代建筑的款式新建了第二层,反而弄巧成拙了,幸亏木料颜色有明显的区别提示不雅寡二层楼的问题。不外从当年林徽因在开元寺钟楼二层屋顶留下的照片来看,当年二层可能还是保留了一些唐代的构件。

二者之间是法船殿的遗迹,根据记载和老照片留下的影像,法船殿是开元寺的正殿,是青瓦歇山顶二层楼阁式建筑,上有栏杆下有月台,殿内置一石船,船上立有一佛二菩萨的雕像。石船的设置既有普度寡生的佛教意义,又因为正定南面的滹沱河唐代水患频仍而有镇河的世俗意义,这种安插在全国也是仅有的孤例,可惜法船殿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被拆毁,残存下来的须弥座也被转移到隆兴寺保留,如今只能看到遗留的殿宇台基罢了。

大“乌龟”与残石柱——南半部的石量风情

开元寺北半部的钟楼展示了唐代木构建筑的威武,而南半部就是石量文物的场域了。东侧寓居着一位客人——大赑屃。大赑屃不愧名称中的那个“大”字,长8.4米、宽3.2米、高2.6米、重约107吨,为中国赑屃之最。赑屃长得很像乌龟,就是《红楼梦》种贾宝玉发誓“变个大王八……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考“赑屃”的词源,在左思的《吴都赋》有:“巨鳌赑屃, 首冠灵山。大鹏缤翻, 翼若垂天。”“赑屃”被解释为“做力之貌”,明代从描述词酿成了名词,被学者李东阳和杨慎解释为碑下的乌龟。这种“乌龟驮石碑”的CP,最晚在东汉光和六年(公元183年)雕琢的的王舍人碑就已经定型,传承到如今已经快2000年了。

这个大赑屃本不是开元寺中之物,2000年在正定府前街改造施工的时候发现的,同时出土的了若干块残碑及碑帽,其余残块可能压在附近的民房下面。碑文持重有力,根据内容判断为五代时期曾驻扎正定的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所立。安重荣是出名的“儿皇帝”石敬瑭驾下大将,当时石敬瑭向北方的辽国称“儿皇帝”,割幽云十六州给辽国,为安重荣所不齿。最末与皇帝理念不合的安重荣起兵造反,无法不敌,最初被石敬瑭俘获之后斩首。安重荣虽也是一方军阀,倨傲嚣张,但是在气节上是不亏的。

大赑屃东面则是颠末修复的“三门楼”遗址。三门楼是比力罕见的石木混合构造建筑,下层是石量柱子构成的门,上层是木量材料构成的楼,十分罕见。在下层的石柱上,满刻石柱主题名、佛教经文画像以及礼佛人名。三门楼本是唐代开元寺的山门,年深日久木构陈旧迂腐,到了晚清时节已经朽坏不存,惟余石柱12根、横梁1根。民国时期石柱折断、倒伏,部门缺失,上面的雕琢也呈现了腐蚀漫灭,直到2008年才在原址修复完成。“三门楼”在修复中对现代修补部门做了可识别处置,能够明晰地分辩出原石与候补材量的区别,但是雕琢磨灭大半,只要在《常山贞石志》等古籍中寻找当年题刻的内容了。

2018年,考古工做者对开元寺南广场部门停止了考古开掘,发现了北宋的石构件,五代的包砖墙,唐代的水井等遗物百余件。我们如今看到的正定古城墙是明代时期的建筑,而唐代正定古城墙,颠末此次考古开掘,发现就位于开元寺南。这段城墙内为夯土,外面包砖,夯土部门为晚唐所建,包砖则为五代时期增筑。城墙包砖始于南北朝时期,但是流行推广则要玩到宋明时期。正定在五代时期就把城墙包以城砖,可以说明正定在当时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

宋金时期,开元寺南已经构成了人口密集的居民区,开元寺东侧的大街——燕赵南大街,很可能在唐代就已经存在了。安步在燕赵南大街上,和唐时的古人在空间上处于同一条街道上,忍不住想起安史之乱时颜杲卿苦守真定,城破之后一门罹难,安史之乱平复之后,颜杲卿的族弟颜真卿在正定访得颜杲卿幼子也是本人的侄子颜季明的残骸,才写下了出名的“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再想到前些日子因为《祭侄文稿》引发的绝大波乱,真有一梦千年、恍然若失的感觉。

  • Unique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